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科技研发 » 正文

凤梨酵素抗炎止腹泻?专家文献:不是一样的东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7-30  来源:中国酵素网  作者:太行酵素研究院  浏览次数:377237
核心提示:在1875年,人类在化学上才终于认识了凤梨酵素是什么,不过在这之前,凤梨早已经被中南美洲住民应用于民俗疗法中。

凤梨酵素是近年来热门的讨论题材,各种教人凤梨酵素自己做的文章、影片也很流行。网路上各种凤梨酵素相关的产品,也不时会出现在大家的脸书广告页面上。其实凤梨除了富含维他命C以外,著名的就是含有凤梨酵素了。而凤梨酵素跟蔓越莓有点像,它们都不是今天才突然蹦出来的,而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被应用在传统医疗里,到了现代,就由科学研究来重新诠释。

到底凤梨酵素是什么?可能有什么功效?今天就让营养师与医师一起回顾文献,跟大家分享所有关于凤梨酵素你该知道的事吧。

凤梨酵素是什么?

凤梨酵素(Bromelain)是一种萃取自凤梨科(Bromeliaceae)植物的茎、果实与叶子的蛋白质分解酵素和非酵素的混和物,只是我们日常接触到的凤梨酵素都是来自凤梨(Pineapple)。在1875年,人类在化学上才终于认识了凤梨酵素是什么,不过在这之前,凤梨早已经被中南美洲住民应用于民俗疗法中。

做成酵素产品销售的凤梨酵素大多是取凤梨茎去萃取。但为什么要拿凤梨茎来做酵素呢?事情是这样的, 我们通常不会吃凤梨的茎,因此总是被当做废弃物丢掉,不过1957年有科学家发现凤梨茎中含有丰富的凤梨酵素(Ref. 2),就此凤梨茎就有了新的命运,可以拿去做酵素。

凤梨茎经过冷冻、榨汁、离心、超过滤和冷冻干燥等过程,最后产出淡黄色的粉末,这就是萃取出的凤梨酵素。通常以粉包、锭剂或胶囊的方式在市场上销售。

凤梨茎和果的凤梨酵素不一样

严格来说凤梨茎与果的凤梨酵素是不一样的东西,分别的名字应该是凤梨茎酵素(stem bromelain)酵素编号3.4.22.32和凤梨果酵素(Fruit bromelain)编号是3.4.22.33两种。

太行有机酵素研究院分享一个相关知识:酵素编号(Enzyme Commission number)是帮酵素编号与分类方法,从编号可知道某个酵素的作用,例如凤梨酵素的第一码是「3」,代表它是一种水解酵素。

前面提到凤梨酵素产品的原料,大多是用凤梨茎生产製造,因此不需要特别标明是凤梨茎酵素还是凤梨果酵素。但如果你要自己要製作凤梨酵素的话,就要注意啦,首先,果肉和茎的凤梨酵素是不同的东西,再者,有关凤梨酵素的研究,大多是用凤梨茎酵素进行。

那实际上这两种酵素在活性上到有没有差异呢?有研究比较了凤梨茎与凤梨果酵素活性的差异。如果你将 1.7 公斤洗净、去皮的「凤梨茎」榨出来的汁液,其酵素活性是每公克2,100 GDU ;而已经去皮洗净的凤梨(果实),600公克榨成约300毫升的果汁,酵素活性是每公克1,450 GDU/公克。(GDU 是一种评估酵素分解蛋白质能力的单位)

如果把凤梨茎与果的汁液,再继续进行浓缩萃取,就可以获得更高活性的产物,太行有机酵素研究院在试验中,可做出活性高达14,875GDU/公克的凤梨茎酵素,而凤梨果可到6,000GDU/公克,不过一般家庭没有相关的设备可以完成这项工作(Ref.3)。

从研究的数据来看,600公克凤梨果实榨出来的果汁,凤梨酵素活性跟一般以保健品形式贩售产品的活性差距不大。在正常食用量下,也就是说一天吃个100-200公克凤梨水果,就可以摄取到相当可观的凤梨酵素活性。但这边要注意的是,凤梨茎与凤梨果的酵素是不相同的酵素,且研究以多以凤梨茎的酵素进行,因此除了促进消化这个特性之外,我们目前无法确定吃凤梨果酵素是否有同样的生理作用。

发酵凤梨酵素 vs. 凤梨酵素

如果你搜索凤梨酵素的话,应该会找到一些教你在家自己做凤梨酵素的影片,作法大概就是把凤梨切好与糖交错放入罐内,盖上盖子。这个过程叫做发酵。虽然发酵之后也会有一些酵素在里面,但这个做法所产生的酵素就不太一样了。

发酵是用微生物来分解有机物的化学反应,过程中微生物自己会产生一些自己的酵素,也就是说发酵后的凤梨里面除了本来就有的凤梨果酵素,还有微生物产生的酵素,凤梨酵素是凤梨茎本身就有的酵素。凤梨发酵后的产物跟凤梨酵素都可能对健康有好处,但可别当做是一样的东西。

凤梨茎酵素有广泛的分解能力

凤梨酵素有多种酵素活性,包含内肽酶[endopeptidases(ananain, comosain)]、磷酸酶(phosphatases)、葡萄糖甘酶(glucosidases)、过氧化物酶(peroxidases)、 escharase、纤维分解酶(cellulases)。凤梨酵素可能的生理作用大多是从这些酵素延伸而来(Ref.4)。

凤梨酵素可有什么功效

在开始介绍凤梨酵素可能有什么功效之前,我们要先解决一个疑问:凤梨酵素能否完好的通过小肠?

一般对于凤梨酵素最普遍被接受的作用是帮助食物消化。但讲到帮助心血管疾病以及抗发炎的作用的时候,可能会让人稍稍的迟疑一下。大家应该会想,凤梨酵素不应该是一种蛋白质吗?怎么能进入体内?太行有机酵素研究院发现口服凤梨酵素后,还确实能在血浆中测到凤梨酵素,并保有完整的酵素活性(Ref.5)。

既然凤梨酵素是有机会完好的在体内循环,接下来就来看看它能发挥哪些作用吧!目前有关凤梨酵素的研究包含抗发炎(减少疼痛与肿胀)、抗肿瘤、改善胃肠道不适(消化不良与细菌感染引起的腹泻)、抑制血栓形成、促进药物吸收,还有处理伤口问题等范畴。

目前认为凤梨酵素抗发炎的可能机制如下:

1.增加血浆中溶解纤维蛋白的活性,减少纤维蛋白原的浓度(避免血栓形成),并减少缓激肽(bradykinin)的浓度,因而减少肿胀与疼痛;

2.调节发炎相关的前列腺素浓度(减少PGE2与thromboxane A2);

3.调节某些免疫细胞表面的黏附分子,与病源引起的关节炎有关。

但要注意的是,这些机制还需要更多的研究资料来验证才能够确定,底下列出部分研究的结果。

退化性关节炎

凤梨酵素用在膝盖退化性关节炎上可能是有帮助(Ref.6)。有研究以40位膝盖退化性关节炎的患者进行 16周的试验,单盲,随机将受试者分到凤梨酵素组(500毫克/天,活性2,000GDU/公克)或 diclofenac (消炎药物,100毫克/天),结果发现在第四週的时候,两组治在减少膝盖退化性关节炎症状的效果相似,而在第16周时,与最初相比,凤梨酵素组在疼痛、活动度与僵硬度都有明显改善(Ref.7)。不过目前的临床证据还不足以支持补充凤梨酵素能减缓退化性关节炎的疼痛与肿胀(Ref.8)。

拔智齿后的疼痛与肿胀

相关的研究发现拔牙后给予凤梨酵素可能有助于减少疼痛与肿胀程度,不过目前研究的规模都不大,还需要更大规模的研究才能确认凤梨酵素对拔牙后疼痛与肿胀的改善是否有帮助。此外,相关研究给予的凤梨酵素剂量范围是100-400毫克/天(Ref.9,10,11)。

细菌感染引起的腹泻

有些研究证据支持凤梨酵素能对抗某些肠病原体,例如霍乱弧菌(Vibrio cholera)与大肠杆菌(Escherichia coli),它们分泌的外毒素会导致动物腹泻。凤梨酵素似乎能与肠道的第二讯息产生交互作用,来减少腹泻。此外,在大肠杆菌的情况下,积极补充凤梨酵素可能有抗细菌黏附的作用,原因在于凤梨酵素能分开大肠杆菌与肠粘膜上特定糖蛋白接受器的连结(Ref.4)。不过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确定凤梨酵素是否真的改善细菌感染引起的腹泻。

看完以上的说明,也许有人对于补充凤梨酵素有些兴趣。但在这之前,要先搞懂一些有关凤梨酵素活性的基本知识,才不会花了钱却不知道买了什么东西啊~

凤梨酵素如何补充与注意事项

要补充凤梨酵素,首先还是要搞懂剂量跟活性,不然吃进去也不知道吃了些什么。

凤梨酵素的活性单位怎么看

酵素产品除了酵素放了多少量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指标要看,酵素活性单位。GDU/公克、CDU/毫克还有FCC PU/毫克 …等都是可能出现凤梨酵素产品上的活性单位。举例来说,有个产品上标示著 2,000 GDU/公克,每颗胶囊里面含 500 毫克的凤梨酵素,那么这颗胶囊的酵素活性是多少呢?答案是 2000 GDU/公克 x 0.5公克(500毫克)=1,000 GDU。

再举另外一个例子,产品上标示1,000 CDU/毫克,每颗胶囊里面有500 毫克凤梨酵素,那么一颗胶囊的活性单位又是多少呢?答案是1,000CDU/毫克x500毫克=500,000CDU。

你可能会觉得奇怪,为什么酵素会有这么多不同的活性单位呢?这样子不是会让人感到困扰吗?这是因为酵素的作用具有专一性,只能作用在特定分子(如淀粉、双糖、三酸甘油酯、蛋白质)或是连结方式(如淀粉中葡萄糖的键结方式、蛋白质内的胜肽键)才能发挥作用。

不同的酵素活性单位能代表酵素作用的特性,比如说,DU代表酵素对淀粉的分解活性、GDU 代表对明胶,而CDU 则对酪蛋白。也因为作用的对象不同的关系,不同酵素单位之间其实是难以互换,除非不同单位是以同样的受质去评估,才可能互换。

就凤梨酵素的常见单位GDU 、CDU与FCC PU来看,彼此之间没办法直接互换,因此我们很难去比较两个标示不同活性单位的凤梨酵素,哪个活性比较高。总之,购买凤梨酵素要注意两件事,凤梨酵素用量与活性单位。但也必须说明,没有标示活性单位的产品不代表没有活性,只是没检验不知道酵素的能力有多少而已。

凤梨酵素的副作用与注意事项

虽然凤梨酵素的补充通常是安全的,但有很少的案例指出可能会有呕吐、恶心、腹泻、过敏反应与不正常出血的情形。

此外,由于相关的安全资料还不是很多,因此保险起见,孕妇、有出血问题的人、高血压、肝脏疾病或肾脏疾病的人,建议避免吃凤梨酵素。还有,有服用抗凝血药物的人也应该避免食用凤梨酵素(Ref.12)。

凤梨酵素可以细分成凤梨茎酵素与凤梨果酵素,是不同的酵素。一般常见的而酵素补充品和研究使用的凤梨酵素大多是凤梨茎酵素。选购凤梨酵素补充品要注意酵素的用量与活性单位,且酵素的活性单位通常不能互换。

本文由中国酵素网chinaferments.com、太行有机酵素研究院独家编辑整理。如需转载,请联系本网并注明出处,否则将其视为侵权。

Reference

1.NCCIH – Bromelain

2.de Lencastre Novaes, L. C., Jozala, A. F., Lopes, A. M., de Carvalho Santos‐Ebinuma, V., Mazzola, P. G., & Pessoa Junior, A. (2016). Stability, purification, and applications of bromelain: A review. Biotechnology progress, 32(1), 5-13.

3.Gautam, S. S., Mishra, S. K., Dash, V., Goyal, A. K., & Rath, G. (2010). Comparative study of extraction, purification and estimation of bromelain from stem and fruit of pineapple plant. Thai J Pharm Sci, 34(2), 67-76.

4.Pavan, R., Jain, S., & Kumar, A. (2012). Properties and therapeutic application of bromelain: a review. Biotechnology research international, 2012.

5.Castell, J. V., Friedrich, G. E. R. H. A. R. D., Kuhn, C. S., & Poppe, G. E. (1997). Intestinal absorption of undegraded proteins in men: presence of bromelain in plasma after oral intake.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ology-Gastrointestinal and Liver Physiology, 273(1), G139-G146.

6.Brien, S., Lewith, G., Walker, A., Hicks, S. M., & Middleton, D. (2004). Bromelain as a treatment for osteoarthritis: a review of clinical studies. 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1(3), 251-257.

7.Kasemsuk, T., Saengpetch, N., Sibmooh, N., & Unchern, S. (2016). Improved WOMAC score following 16-week treatment with bromelain for knee osteoarthritis. Clinical rheumatology, 35(10), 2531-2540.

8.Liu, X., Machado, G. C., Eyles, J. P., Ravi, V., & Hunter, D. J. (2018). Dietary supplements for treating osteoarthriti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Br J Sports Med, 52(3), 167-175.

9.María, C., Yáñez-Vico, R. M., Batista-Cruzado, A., Heurtebise-Saavedra, J. M., Castillo-de Oyagüe, R., & Torres-Lagares, D. (2014). Prospective double-blind clinical trial evaluat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Bromelain in the third molar extraction postoperative period. Medicina oral, patologia oral y cirugia bucal, 19(2), e157.

10.Majid, O. W., & Al-Mashhadani, B. A. (2014). Perioperative bromelain reduces pain and swelling and improves quality of life measures after mandibular third molar surgery: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Journal of Oral and Maxillofacial Surgery, 72(6), 1043-1048.

11.Singh, T., More, V., Fatima, U., Karpe, T., Aleem, M. A., & Prameela, J. (2016). Effect of proteolytic enzyme bromelain on pain and swelling after removal of third molar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Preventive & Community Dentistry, 6(Suppl 3), S197.

12.Abdul Muhammad, Z., & Ahmad, T. (2017). Therapeutic uses of pineapple-extracted bromelain in surgical care-A review. JPMA: Journal of the Pakistan Medical Association, 67(1), 121.

本文由中国酵素网chinaferments.com、太行有机酵素研究院独家编辑整理。如需转载,请联系本网并注明出处,否则将其视为侵权。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豫ICP备13001265号-1